当前位置:主页 > 教育 > 正文

北京101中学校长陆云泉:最好的教育就是适合的教育

网络整理 2019-06-22 09:36

20189月,一则“走马换将”的消息在京城引起了不小的震动,北京市海淀区教委主任陆云泉辞去主任职务,回到北京一零一中学当校长了。一所中学或者一个教育集团的吸引力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呢?陆云泉,这位数学特级教师,原北京一零一中学副校长、北京理工大学附属中学校长,从学校走到教育行政岗位,又从教育行政岗位选择回到学校,到底是怎么想的呢?他去了北京一零一中学后,又有什么样的办学理念、“施政纲领”?近日,本刊记者采访了这位“新”任校长。

没有教育的理想,就不可能有理想的教育

《人民教育》:您在担任北京一零一中学校长前做了3年半的北京市海淀区教委主任。从教委重新回到熟悉的校园,您最大的体会是什么?

陆云泉:我是从学校出发到教委再回到学校,实际上走了一个闭环。最大的感受是:学校是最适合做教育的地方。当然,做区教委主任的经历对于回过头来办学校肯定是有益的。以前理解的教育只是点上的,只考虑一所学校,现在能够从面上、整体上、战略上去思考,也更理解党和政府对教育改革的宏观布局,更有大局观了。也看到了教育的多种形态,理解了最好的教育就是适合的教育。

为什么教育需要多种形态呢?因为人是有多种形态的,教育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人的发展。陶行知先生说,“教育即生活,生活即教育”。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生命个体。生活本身也应该是丰富多彩的。人的全面发展是教育的目标,生活是教育的重要主题,关键是教育怎么与学生生活进行对接,我认为素质教育解决的就是这个问题。

在我看来,教育第一个要遵循的原则就是“中庸”。“中庸”的意思是不偏不倚,把握好分寸。比如一项教育改革,在推进前一定要进行风险评估和顶层设计。因为学生不是我们的实验品,教育发展要稳步推进。我们学校有两个风筝的雕塑,一个是红色,一个是蓝色,分别代表男孩和女孩,这个风筝的雕塑叫“放飞梦想”。风筝是我校承办2008奥运会青年营的标志。我经常用放风筝来比喻做教育。想要放好风筝,一是我们心中要有天空,天空就是我们对教育的梦想或者理想。我觉得做教育的人应该有一点理想主义,不能太现实,没有教育的理想,就不可能有理想的教育。因为教育是面向未来的。教育既要关注当下,也要关注未来。只关注未来,有可能走向务虚;只关注当下,就有可能变成应试教育了,比较短视。中庸就是要在当下和未来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。二是我们眼中要有目标,放风筝肯定要看着风筝。对应的,教育的目标就是人,我们要“目中有人”,而不是说只看到分数。三是我们手中要有分寸,想要风筝飞得高,手中的线应该是一紧一松的,紧一紧再放一放。太紧了风筝容易掉下来,太松了就飞出去了。这个分寸我认为就是教育规律。四是我们脚下要有大地。放风筝如果不注意脚下的话,一脚踩空了,不就摔了吗?这个大地指的是做教育要扎扎实实,一步一个脚印。

我们经常听到呼吁,要回到教育的原点。教育的原点到底是什么?我认为很简单,就是一个字——“人”。人实际上有三种角色。第一,人是生物学意义上的生命个体,因此我们要关注人的身心健康。第二,人是群居动物,具有社会属性,需要合作、融合、沟通、交流,需要遵守这个社会制定的各种规则。因此,我们要教会学生与人合作、沟通,引导学生遵守规则。第三,人是生产力。人类要推动社会的发展,需要某种技术或能力。因此,学校要教学生知识与能力,也包括创造性。

从人这样一个原点出发,去思考适合我们的办学理念,以及选择与学生发展目标相一致的教育方式。

大美的校园应该培养大气、大才、大雅的学生

《人民教育》:您当过优质高中的校长,也兼任过薄弱学校的校长,在担任区教委主任期间也去过各种类型的学校,您认为什么样的教育是好的教育?

陆云泉:好的教育,我的理解应该是为学生选择适合的教育,而不应该是为教育去选择学生。对学生个体来说,适合他的教育就是最好的教育。

从大的方面来说,什么是好的教育?我首先想到的是“生态”。讲到“生态”两个字的时候,我脑子里跳出来的第一个词是“绿色”。绿色意味着可持续发展,我们要关注学生的生命,关注学生的可持续发展。

标签